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租房怎么租?位置并不是第一考虑因素,它才是!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14日 14:10

小编最近也是搬了新家,房子是租的,在顶楼很便宜,因为之前住的是单间,现在这个好歹也算是一室一厅吧,只不过楼层有限,但是价格便宜啊,很多人在租房的时候,都有些迷茫,自己想做的房子太贵,便宜的房子太简陋,那么什么样的房子才是我们,应该租的房子呢?其实位置并不是第一考虑因素,它才是!

租房的时候,我们首先看重的的是房间的功能性,我是否准备做饭,我们是否需要重新办理宽带,或者是是否需要用大功率的电器等等之类的,比如说如果我们准备做饭,但是租的房子里没有厨房,那么做饭这事就算是没指望了,即使我们租到了有厨房的房子,那么我们要考虑是煤气还是用电磁炉,这些都是要考虑到,如果没有考虑好,那么建议先不要去交押金或者是房租

其次就是考虑位置,其实很多人把位置放在第一位,小编觉得位置并不是首要的选择,大部分公司都是在市区,市区的房子很贵,但是往往失去的交通会非常的便利,我们其实可以选择稍微远一点的地方,不用挤在公司附近,这样的话还能降低租房成本,如果房子住的舒适,那么即使远一点又何妨

最重要的就是租金问题,这是限制我们租房的第一关键因素!很多人租房子的时候都觉得1000多块钱一个月的房租不贵,但是等到自己真正去交房租的时候,才会发现,原来1000多的房租也很贵,因为交房租不是一个月一交,房租基本上都是按季度教,第一次交房租的时候,甚至是押几付几,比如说比较常见的押一付三、押二付三、押二付一等等之类的,就是说如果你是原本,想租个1000多块钱一个月的房子,那么你第一次可能就要拿接近六七千块钱出来,这是很多人可能没有想到的

所以我们在租房子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好,不要盲目去租,不要瞎租,要考虑自身的实际情况,量力而行.(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关键字:

相关推荐

有房东单月下调万元 全国18城一季度租金下跌12%

赵武贞(化名)已经在家办公两个多月了,这个假期对他来说是如此漫长,需要面对无薪轮休以及照常缴纳的房租。他在北京一家航空公司工作,就租住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虽然目前并没回北京,但他仍然照常交着房租,房东也并没有减免的意思。机构报告显示,18个重点城市中,第一季度的平均月租金为42.8元/平方米,同比下降12%。一些品牌公寓的出租率甚至下降了20%,一线城市成交量也远未恢复至去年同期。一季度租金同比下跌12%“不过续约的时间快到了,估计房东不会再像往年一样涨价了,我看过我们小区的其他房源,租金都还是去年的水平。”赵武贞认为短时间内租金不会再涨了。事实上北京有很多房源的租金一降再降。公开资料显示,顺义南平东里的两居室从2019年8月5000元/月的报价降到了最近的4500元/月;海淀区自在香山一套整租,从1月的46000元/月降到了最近的43000元/月;朝阳区上元君庭一套房源从1月的35000元/月降至目前的25000元/月。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租赁市场整体下行,在其统计的18个城市中平均月租金42.8元/平方米,比去年同期下降12%。2月受成交量严重缩减影响,租金水平呈现波动。今年3月,除了上海租金同比增长3.73%,西安租金同比增长0.47%以外,大多数城市的租金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青岛、烟台、杭州和广州4个城市租金同比下降超过10%。成交周期方面,3月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上海、北京、广州、成都、深圳、南京、杭州)的成交周期相对较短,低于60天。其他城市的成交周期均超过60天,预计住房租赁市场全面复工后,需要2~3个月消化库存房源。一些品牌公寓的空置率也在上升。报告显示,依据调研,疫情期间,蛋壳公寓全国总出租率已跌至75%,同比下降20%;自如管理的100万间房源,受疫情影响平均多空置15天,企业直接损失预计超过6亿元。贝壳研究院租赁分析师黄卉表示:“从一线城市来看,第一季度一线城市的租赁市场较二三线城市的恢复慢,其中深圳、上海、北京等受疫情影响,成交量还没有恢复到去年的同期水平。”复工激发回暖迹象虽然一季度租赁市场整体下行,但目前还是有回暖迹象,复工面积逐渐扩大为租赁市场带来了动力。据了解,福建、长春、深圳3个地区发布了4项企业复工指导,要求加强对工作人员返岗的健康管理,进入社区带看房屋时控制人员数量,遵守社区的防疫管理秩序。杭州、成都、合肥、重庆、广州、郑州等6个城市发布了财政补贴租赁住房市场发展的通知。赵武贞告诉记者,近一两个星期他便会返回北京,其他外地的同事也陆续经历隔离后去办公室工作。近期的租赁需求有了明显上扬,有长租公寓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目前长租公寓租客大部分已经返回,2、3月疫情期间平台续约率达到历史高点,新签单日高点也恢复甚至略高于去年同期水平。”3月租赁市场整体基调仍然是下行。据诸葛找房统计,重点二线城市平均租金为35.28元/平方米/月,环比微跌0.06%,同比下跌0.86%。但是应该看到,一线城市正在缓慢回升。一线城市平均租金为93.45元/平方米/月,环比上涨0.43%,同比上升2.58%。西安、北京、天津、成都和济南,3月租金环比上涨幅度均超1%。值得注意的是,租赁市场内部需求变化也可能引发一波换租热度。从疫情之后租客换租的意愿来看,63.45%的租客表示愿意提升居住质量,其中34.87%的租客表示愿意多花租金租赁地段和服务更好的房子。贝壳研究院表示:“从租赁消费者端总体来看,疫情推动了消费升级,租客更加关注居住品质,疫情结束之后将迎来租赁市场换租小高峰,‘新改善’需求集中释放。”

2020年05月18日 00:07

租客网:爱这座城市,就在这里安个家

出门在外打拼的租客们,远离家乡,背上行囊,来到陌生的城市,这里霓虹闪烁、高楼林立,是钢筋水泥的丛林,这里是北京,是上海,是广州,是深圳……但这里不是家,租客们为了能够租到一间干净的单间,只能过着浮萍一样的生活。当一天忙碌的工作结束,工作带来的满足感逐渐消亡的时候,当你在拥挤的地铁里被挤得昏昏欲睡的时候,车辆行驶的声音,报站的声音,嘈杂的人群声都与你无关,你像被放空,在平行世界的一端,望着这座华美的城池,万家灯火却无一与你有关,因为你租的房子要到期了,房东要涨租,可你还没有找到下一间合适的房子,你在这座城市,没有归属感。【房子没有给我温暖,因为搬家让我更加孤独】“搬家让我看清了生活的本质,因为很多东西都带不走,扔了又舍不得,这像极了在深圳生活的样子,我们能力有限,能保护的,能保住的人或事物是有限的。”——深圳某租客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承载了年轻人的梦想,却也让漂在这里的人们感受到了租房的艰辛。“租房没被骗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深漂”。对于这些城市来说,年轻人们是开拓者、是未来,但是在租房子这个问题上却让他们尝尽艰辛,大部分的年轻人在“黑房东”“黑中介”的压榨下选择了承受和妥协,而那些选择走法律途径维权的租客却也屡屡碰壁。【法律需要变革,租客群体的权益问题应当受到重视】人民日报近日发布微评:给租赁市场消消毒——从发布虚假房源信息,到恶意克扣押金租金,从违规使用住房租金贷款,到强制驱逐承租人……租赁乱象迭出,到了非重拳治理不可的地步。依法出击,长效监管,清扫租赁市场的种种潜规则,是时候让不法中介付出应有的法律代价。租赁生态健康,租客才有归属感。小小的家,小小的愿望。爱这座城市,就在这里安个家,租客网积极迎合国家政策,致力于租赁生态健康,让租客有归属感,让家的形式有了另一种解读,租客网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以生活租赁、服务租赁和租客安全三位一体,全网首提“大租客”概念,包容并济,将市面上的各种共享、租赁和外包在平台进行资源整合,打造完整租客产业服务链,开拓租客生态系统的无限可能。租客网颠覆传统行业的运营模式,推出信用保障安全体系。租客网整合了众多包括个人房东、租赁中介、房产经营商等在内的优质房源,同时允许个人及房东免费使用平台,只要在租客网上成功注册一家租客服务店,即可享受租客网亿万套房源信息。此心安处是吾乡,你要的归属感,租客网给了!

2020年04月30日 11:54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